玄菟郡

编辑:穴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1 13:17:01
编辑 锁定
玄菟郡是汉四郡之一,其疆域屡屡因为战争及行政重组而有所改变。于前108年(汉武帝元封三年)设立时疆域最广阔,亦是四郡里最重要的一个, 大约是今朝鲜咸镜南道咸镜北道以及中国辽宁、吉林省西部一带,郡治大体在咸镜南道境内。前82年,真番临屯二郡被撤销,玄菟郡迁至今吉林省一带,东汉时西移至辽东,即为现沈阳市上伯官古城遗址。后为高句丽兼并。
中文名称
玄菟郡
行政区类别
下辖地区
玄菟县(今辽宁新京)
地理位置
辽东朝鲜半岛北部
方    言
辽东汉语
设立时期
前108年
语    言
汉语

玄菟郡概况

编辑

玄菟郡汉四郡之首

玄菟(tú)郡,是中国西汉时期汉武帝灭卫氏朝鲜之后,在其地设立的一个郡,与乐浪郡临屯郡真番郡合称“汉四郡”,设立时间500余年。玄菟郡是汉四郡中面积最大的一个,亦是四郡里最重要的一个。既然是“汉四郡”,当然就是中国古代的四郡,而不是朝鲜古代的四郡。汉四郡在汉昭帝时,曾合而为一,成为大乐浪郡。这个大乐浪郡又有所变迁,至东汉末期在乐浪郡之南又设置了带方郡。不过,真正意义上的“汉四郡”同时存在时间并不长。公元前82年,西汉中央政府将真番临屯二郡撤销,将玄菟郡西迁至辽东地方,并将此三郡之属县合并于乐浪郡。

玄菟郡沃沮故地

玄菟郡设立于汉武帝元封三年(前108年),其地是卫氏朝鲜沃沮的故地,大约是今北朝鲜咸镜南道咸镜北道以及中国辽宁、吉林省西部一带,郡治大体在咸镜南道境内。汉昭帝始元五年,玄菟郡的郡治迁至今新宾永陵地区,江外之地划入乐浪郡,此时的玄菟郡大约南达清川江大同江上游北岸,与乐浪郡为邻;北达哈达岭、辉发河一带,与夫余为邻;其西为辽东郡,以长城为界;其东以长白山为界与沃沮相接,居民以高句丽为主。

玄菟郡名存实亡

公元前75年(汉昭帝元凤六年),西汉对玄菟郡再度缩减:玄菟郡东部的7个县被辽东郡所吸收,这时的玄菟郡已经是名存实亡,只是在辽东郡内的玄菟城(辽宁省老城・兴京方面)仍然残留着“玄菟”这个名字。
公元12年,王莽高句丽为“下句丽”,其部将严尤诱杀高句丽的君主闵中王邑朱,高句丽遂脱离中原王朝独立,开始吞并玄菟的辖县。公元32年(汉光武帝建武八年),新成立的东汉接受高句丽的朝贡。

玄菟郡屡遭高句丽入侵

107年(汉安帝永初元年),将长城内候城、高显、辽阳三县划归玄菟,将玄菟迁到长城以内,辖今日沈阳、抚顺一带,人口约4万余,事实上承认了高句丽对于玄菟故地的吞并。不久,高句丽又开始蚕食玄菟郡在长城内的辖地,屡次入侵。

玄菟郡东汉以后

189年(东汉中平六年),公孙度割据辽东,玄菟为其属地。
238年,曹魏太尉司马懿公孙渊,废候城县,设高句丽高显辽阳、望平四县于玄菟郡。
265年,西晋建立,废辽阳县
404年,高句丽乘中原内战之机,占领辽东全境,玄菟郡为其占领,设玄菟城管领。
及至唐高宗新罗联军灭高句丽,玄菟郡全境尽归唐朝,原境被改编成安东都护府

玄菟郡领县

编辑
西晋时玄菟郡,下辖3县:高句丽县望平县高显县
晋书·地理志》:玄菟郡,汉置。统县三,户三千二百。高句丽[Gāo ɡǒu lí][1]、望平、高显

玄菟郡历任太守

编辑
耿临五鹿充宗霍云、宣彪、姚光、公孙域、公孙度、公孙、王颀、侯玄嗣 裴武、高诩刘佩乙逸、吉贞、高隐

玄菟郡和高句丽关系

编辑

玄菟郡《三国志》的记载

三国志说,高句丽都于丸都之下,丸都应该指的是丸都山。高句丽核心地区——国内地区在战国后期就已经被纳入燕国的版图,这可以从文献和考古两方面得到印证。公元前82年(西汉始元五年)第一玄菟郡也就是后世史书中的南沃沮地区和临屯真番郡一同并入乐浪郡。七年之后,公元前75年(西汉元凤六年),为了加强东北边境的力量,西汉政府将辽东郡长城以东的部分划出来,另立一郡,复置已经省并的玄菟郡,这就是第二玄菟郡。
其时,匈奴和汉朝的战争还没有停止,东北边疆的扶余国也没有彻底臣服于汉朝,后一点可以从朱蒙带领部分扶余人南下投靠汉朝后仍然受到扶余攻击看出来。西汉时,政府对边郡的当地首领往往按照势力、功劳大小授予不同的封号,大者、有功者封王,其余封侯。根据南山野网友的观点,高句丽东明王和琉璃王时代还没有获得汉朝的册封,而只是汉朝玄菟郡高句丽县下的诸多侯之一,在第三代王也就是大武神王时代,高句丽为汉朝对扶余作战有功,才在公元前37年(西汉建昭二年)被册封为高句丽王

玄菟郡王莽逼反高句丽

根据史籍记载,西汉后期,高句丽和边疆各族都服从于汉朝的统治。王莽建新后,更改西汉的政策,将高句丽王贬为高句丽侯,征调高句丽兵马,诱杀高句丽侯驺(也就是闵中王邑朱),终于逼反高句丽。两汉之际,新朝在内忧外患中崩溃后,中原大乱。高句丽则乘机四处征伐,不但征服了整个第二玄菟郡,而且兵锋直指乐浪沃沮县,将第一、第二玄菟郡都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边疆民族割据政权。其后,中原稳定,高句丽则顺服,成为边疆地方民族政权,中原强大,又变为割据政权,叛服不常,直至被唐消灭。

玄菟郡关于高句丽

高句丽兴起后,东汉政府玄菟郡侨治到辽东郡北部,也就是今天沈阳、 抚顺间,这就是第三玄菟郡。第一、第二个玄菟郡则成为高句丽统治范围,直到四、五世纪的时候,高句丽才又一次大规模扩张。那么,这里两汉时的人口到底是多少呢?
西汉时,高句丽开国的第一、第二玄菟郡地区是汉朝的郡县,当地有着有效的户籍制度。根据汉书郡国志记载,“玄菟郡------属幽州。户四万五千六,口二十二万一千八百四十五。”关于沃沮县,或者说东沃沮,三国志记载,其人口为五千户,这里没有大的战乱,想来人口不会有大的变化。因此,高句丽开国初期的人口规模应该是五万户上下,其中本部为四万五千户左右。东汉末年,中原大乱,高句丽又逐渐控制了乐浪郡的领东地区,也就是西汉乐浪东部都尉地,东汉东秽地区,根据三国志的记载,这里的人口是两万户。
后汉书没有高句丽人口方面的记载,这说明东汉时高句丽不属于边郡直接管辖,其户籍已经不在边郡统计之中。曹魏时,毋丘俭大破高句丽,深入到沃沮地区,至大海而还,中原获得了高句丽方面的不少信息,这些信息记载到了三国志中。从三国志来看,除了高句丽本部,东沃沮、东秽都受到高句丽的统治。关于人口,东沃沮、东秽上文已说,只有高句丽本部的人口书需要研究。三国志中说了一个高句丽本部人口的概数,那就是三万户。和汉书的记载的一比较,少了不少。按理说,这些地区的人口基本上是当地人口,不会轻易迁徙,高句丽在这期间一直处锐意扩张状态,这中间必然伴随着人口的掠夺,总人口如何反而少了这么多了呢?合理的解释只能是,由于某种原因使得人口短期内大量死亡或者迁徙。史书中有以下几个可以解释的事件。

玄菟郡高句丽消失的解释

一、公孙氏的征讨。东汉末年,公孙氏雄张辽东,三国志记载,“建安中,公孙康出军击之,破其国,焚烧邑落。”
二、内乱导致的迁徙和战乱。东汉末年,高句丽王男武早亡,王妃于氏无子,于是矫诏迎立男武的三弟伊夷模为王,引发本该继承王位的男武二弟拔奇的叛乱。三国志载:“拔奇不肖,国人便共立伊夷模为王。”拔奇“怨为兄而不得立,与涓奴加各将下户三万馀口诣康降,还住沸流水。降胡亦叛伊夷模,伊夷模更作新国,今日所在是也。拔奇遂往辽东,有子留句丽国,今古雏加驳位居是也。其后复击玄菟,玄菟与辽东合击,大破之。”经此一乱,高句丽因迁徙而损失的人口在六万多人,这些人应该迁徙到辽东了。
三、毌丘俭的征讨。公元244年(曹魏正始五年),幽州刺史毌丘俭攻破丸都城,再次给高句丽以巨大的灾难。
合理推测一下,高句丽在历次战乱、内乱中损失的人口肯定超过两万户,也就是如果没有掠夺的人口或人口的恢复性增长,那么,三世纪中,高句丽的人口应该在不足两万五千户。而实际上,高句丽的人口仍然达到三万户,这是人口的掠夺以及恢复性增长在起作用。因为,古代的人口取决于自然条件和农业生产技术水平,非正常减少的人口很快会恢复,直到重新遇到有自然条件和技术水平决定的界限。有理由相信,高句丽本部的这个界限是超过四万五千户的。
最后,再将高句丽人口在东北的范围内作一下截面性的比较。首先是东汉时代高句丽西边南边的汉朝郡县的人口。后汉书记载,。“玄菟郡---六城,户一千五百九十四,口四万三千一百六十三。”“辽东郡---十一城,户六万四千一百五十八,口八万一千七百一十四。”“乐浪郡------户六万一千四百九十二,口二十五万七千五十。”后汉书中,一城应该就是一县。不难发现,这里的数据明显有误记的,一个编户人口有大有小,总体而言,每户应该为四上下,统计上,户均四人左右的数据才合理。不防按照这个标准修改一下,玄菟的户数应该是一万一千五百九十四户,六个县,每县一千九百多户,口四万三千一百六十三,户均三点七二人;辽东的户数是六万四千一百五十八户,每县五千八百多户,总人口为二十八万一千七百一十四,户均四点三九人;乐浪郡共六万一千四百九十二户,每县三千四百多户,口二十五万七千五十,户均四点一九人。辽东三郡,总户十三万七千二百四十四,口五十八万一千九百二十七,户均四点二四人。汉代的人口数据都是国家控制的编户人口,豪强控制部曲依附人口是不统计的,因此,辽东三郡的总人口应该在六十五万上下。
再考虑辽东塞外其他各族的人口。东沃沮、东秽的人口上文已经说过,这里提一下东汉时代高句丽控制的人口。可以推测东汉时代高句丽本部加上受其控制的东秽、东沃沮及其它部分,总户数应该八万上下,口三十五万上下。辽东塞外东北还有夫余国,根据三国志的记载,其户数是八万,口应该也是三十五万上下。其次还有散居松花江牡丹江、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的挹娄人,他们受到臣服于扶余,人口不祥,但是地域分布广大。最后还有长白山东北,东沃沮以北的北沃沮,他们的一部分受到高句丽的控制,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比挹娄人高,人口比也不祥。
关于东北地区的总人口,如果不算挹娄人、北沃沮人,那么东汉全盛时期辽河以东的地区的总户口应该有三十多万户,口一百三四十万。如果算上挹娄人、北沃沮人,人口至少在一百五十万以上,两百万上下应该是比较可靠的推测。

玄菟郡相关文献记载

编辑
玄菟郡建立在沃沮人的聚居区,这一点《三国志·魏书·东夷传》说得很清楚:“汉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鲜,杀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但《三国志》中也提到玄菟郡后来“徙郡句丽西北,今所谓玄菟故府是也,沃沮还属乐浪”,说明玄菟郡初设时,辖区内主要包括两个民族:沃沮、句丽。“昭帝始元五年,罢临屯真番,以并乐浪、玄菟”,真番郡并入玄菟郡之后,玄菟郡才包括真番人。
玄菟郡所辖句丽见于史书记载远早于朱蒙所部南迁,所以,并不是指朱蒙所部,与后来的高句丽族不是同一民族。《汉书·地理志》玄菟郡注引应劭的说法,认为玄菟郡是“故真番、朝鲜胡国”,但《汉书·地理志》所载为昭帝始元五年以后的政治区划,此时玄菟郡的辖区已包括原真番郡,说明“朝鲜胡国”才是玄菟郡原来的辖区。参之《汉书·地理志》高句骊县注引应劭,认为高句丽县是“故句骊胡”,可知,玄菟郡的所谓“朝鲜胡国”就是“句骊胡”,当是因其隶属于卫氏朝鲜,才被称为“朝鲜胡国”。《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在记载玄菟郡徙于高句丽县时,即称其“徙郡句骊西北”,《后汉书·东夷传》:“武帝灭朝鲜,以高句骊为县”,证明玄菟郡高句丽县是因为设于此族的居住地而得名。由此看来,在武帝入侵朝鲜以前,此族有“高句骊”、“句骊胡”、“朝鲜胡国”、“句丽蛮夷”等多种称呼。朱蒙之子琉璃明王时,卒本夫余的势力进至这一地区。从《后汉书·东夷传》将此族列入以朱蒙为始祖的高句丽的传记中来看,当是其与卒本夫余发生了民族融合,此后卒本夫余改称高句丽。
《史记·朝鲜列传》《索隐》注真番临屯为“东夷小国,后以为郡”,则真番、临屯二郡辖区分别是原真番国临屯国的领地。《史记·朝鲜列传》称卫满“稍役属真番、朝鲜蛮夷”,真番在此处显然是用作族称的。究竟是真番族得名于真番国,还是真番国得名于真番族已不可考知,但真番郡是因为设在真番族聚居的真番国故地而得名,则是没有问题的,真番郡的主体民族即是真番族。真番郡的位置学者们认识不一致,但考虑到乐浪郡以南是箕氏朝鲜后裔建立的韩国、临屯郡以南是从马韩分立出来的辰国,则真番郡只能在玄菟郡以北。《史记·朝鲜列传》载:“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则真番国中早就有中原人进入,说明真番郡居民中也有汉人。
《后汉书·东夷传》称:“昭帝始元五年,罢临屯、真番,以并乐浪、玄菟。玄菟复徙居句骊。自单单大岭已东,沃沮秽貊悉属乐浪。后以境土广远,复分领东七县,置乐浪东部都尉”,证明乐浪东部都尉辖区有沃沮、秽貊两族。武帝卫氏朝鲜时是“以沃沮地为玄菟郡”,则秽人原来隶属于临屯郡。《后汉书·东夷传》在“昔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之前提到:“秽及沃沮、句骊,本皆朝鲜之地也”,证明秽人、沃沮人与句丽胡原是箕氏朝鲜的属地,后一度独立,卫氏朝鲜对此地区的征服实际上是对箕氏朝鲜故地的恢复。而真番国的情况与此不同。《史记·朝鲜列传》载:“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在战国时期燕国最强盛时,真番国已经存在,并且与朝鲜相提并论,显然不是箕氏朝鲜的属国,所以,真番当是卫氏朝鲜新征服的领地。汉武帝所设四郡,实质上就是以古朝鲜本土为一郡,将卫氏朝鲜后征服的真番设为一郡,将先后臣属于箕氏朝鲜卫氏朝鲜的属地分为玄菟与临屯二郡,玄菟郡统辖句丽蛮夷与沃沮秽人则主要隶属于临屯郡。
临屯郡后并入乐浪郡,当与乐浪郡相邻。乐浪郡大体上为今大同江流域西至海的地区,北为辽东郡,则临屯只能在乐浪之东,也就是单单大岭以东乐浪东部都尉的辖地。《三国志·魏书·东夷传》称:“自领以东七县,都尉主之,皆以秽为民”,可见,临屯郡的主体民族为秽人。《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在秽传中指出“今朝鲜之东皆其地也”,沃沮属乐浪东部都尉,可“自领以东七县,都尉主之,皆以秽为民”,说明沃沮是秽人的一个分支。从这个意义上讲,单单大岭以东都是秽人的分布区。则昭帝始元五年所进行的郡县调整,就是把所有秽人的分布区都划入乐浪郡,在此以北的真番人、句丽蛮夷则属于玄菟郡。因为玄菟旧治沃沮城,在沃沮人,也就是秽人的分布区,所以才“徙郡句丽西北”,总之,不论是汉武帝灭卫氏朝鲜以后设四郡,还是汉昭帝对四郡进行的并省,都是立足于当地民族分布格局基础之上的地方设置。《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在记载汉武帝设四郡之后接着说:“自是之后,胡汉稍别”,可见,四郡乃至后来的二郡建置,一方面体现着当地的民族分布格局,另一方面也对这种民族分布格局起着定型的作用。随着夫余人的南下立国、高句丽族的形成,此地区民族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行政建置存在的基础发生了改变,建置格局自然也就不得不随之变化,这也是魏以后此地区的建置不同于汉四郡的根本性原因。
词条标签:
自然地理 城镇 地理 地点 古代史 历史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