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四郡

编辑:穴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1 14:19:01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汉四郡故地一般指汉四郡
汉四郡(公元前108年~公元313年),汉武帝在公元前109年至公元前108年间剿灭卫满朝鲜后在朝鲜半岛北部和中部设立的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四个郡的总称,对朝鲜半岛北部有很大的影响力。公元前82年,汉朝将临屯、真番二郡并入乐浪、玄菟二郡。乐浪郡治所仍在今朝鲜平壤;玄菟郡治所则初在夫租(今朝鲜咸兴),后因受貊所反抗而迁往辽东高句丽(今辽宁新宾),统治夫余、高句丽(非高丽,高句丽与高丽有250年以上年代差距,高丽乃后世韩人顶高句丽名号而已,且二者统治主体及民族构成不同,详见高句丽词条)等族。东汉、曹魏和西晋皆保留了乐浪郡和玄菟郡。东汉末割据辽东的公孙氏分出乐浪郡南部设立带方郡,并为魏晋所承继。
中文名称
汉四郡
地理位置
今朝鲜国北部及中国吉林南部地区
气候类型
温带气候
民族构成
汉.秽.扶余.鲜卑.乌桓、辰

汉四郡简介

编辑
汉四郡是汉武帝在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设立的四个郡的总称,分别为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其中,玄菟郡设于前107年,其他三郡设于前108年。四郡并存的情况只存在了二十多年,到前82年,真番、临屯二郡与玄菟郡的东部地区被并入乐浪郡,分别设东部都尉和南部都尉,玄菟郡治西迁至高句骊县。之后的东汉、曹魏与西晋皆保留了乐浪郡与玄菟郡。东汉末割据辽东的公孙氏析出乐浪郡南部都尉(原真番郡辖地)设立带方郡,并为魏、西晋所承继。313年,高句丽攻占乐浪郡,据有乐浪、带方二郡的张统因不堪长期孤军与高句丽、百济作战而率千余家迁到辽西投靠慕容廆。慕容廆後为其在辽西侨置乐浪郡(《资治通鉴》卷八八,建兴元年条)。随著乐浪郡在辽西侨置,管辖朝鲜半岛的汉四郡灭亡。而原真番郡辖地带方郡由于成为中原王朝的飞地,受到了孤立,4世纪时和乐浪故地一起成为了高句丽与百济国争霸的场所。

汉四郡设置

编辑
魏国的乐浪郡和带方郡 魏国的乐浪郡和带方郡
公元前109年,汉武帝派兵由水、陆两路进攻,灭亡盘踞在朝鲜半岛北部的卫氏朝鲜。公元前108年,汉武帝统一其旧域后,在那里划分地方行政区域,设置了乐浪郡(约在今朝鲜平安南道,治所朝鲜县城是故卫氏朝鲜都城王险城,位于今平壤大同江南岸)、玄菟郡(约在今朝鲜咸镜道)、真番郡(约在朝鲜黄海道京畿道各一部)、临屯郡(约在今朝鲜江原道),史称“汉四郡”。四郡其下各辖若干县,郡县长官由汉朝中央派遣汉人担任。很显然,“汉四郡”的设置,说明汉武帝已经将朝鲜半岛北部地区纳入了汉帝国的统治范围。
不过,真正意义上的“汉四郡”存在时间并不长。公元前82年,西汉中央政府将真番、临屯二郡撤销,将玄菟郡西迁至辽东地方,并将此三郡之属县合并于乐浪郡。于是在从前箕氏朝鲜和燕两个诸侯国管辖过的辽东地方,从燕、秦和初所置的辽东郡又增加了一个新的玄菟郡(郡治在今辽宁省新宾汉城),在其下新设高句丽、上殷台、西盖马三县。西汉末年起,高句丽族及其王国政权兴起于辽东地方玄菟郡。公元前37年(西汉元帝建昭二年),高句丽在汉玄菟郡管辖范围内的高句丽县建立了政权。
两汉、魏、晋时期,乐浪郡、玄菟郡的区域和郡治不断变化。东汉末年,辽东太守公孙康管辖乐浪郡地区,将乐浪南部分割出来,设立带方郡
此外。在汉魏之时的朝鲜半岛南部,居住着韩种的三支,马韩辰韩弁韩。史载马韩有五十四国总十余万户。辰韩、弁韩各有二十国。共七十八国。共计为二十万户,约近百万人。

汉四郡名词典故

编辑
朝鲜半岛的历史来讲,从箕氏王朝到卫氏王朝,大概相当于中国商周时代到西汉武帝时期,它们的建立者和统治阶层大部分来自中国。因此从箕氏王朝到卫氏王朝,北朝鲜与中国中原政权形成一种隶属关系。汉武帝剿灭卫氏朝鲜后,正式在朝鲜半岛北部地区置郡统治,这便是历史上著名的“汉四郡”。在整个汉魏西晋时期,朝鲜半岛北部地区一直是中国中原政权的郡县统治,在北朝鲜原生文化基础上创造了富有影响力的乐浪文化;同时,半岛南部三韩地区受九州弥生文化的影响亦加快发展,马韩辰韩弁韩三大部落联盟经过不断战争逐渐融合,之后又分裂成三个国家:马韩国、辰韩国、弁韩国。

汉四郡乐浪文化

编辑

汉四郡汉代文化

汉朝在朝鲜北部地区进行”郡县“统治,一方面形成了汉与朝鲜半岛的经济文化交流。而部分中原上层人士则移民到该地。当时不仅有汉人官吏到朝鲜四郡去任职,更有很多富商大贾与农民前往经商、垦荒,朝鲜四郡已为一派汉文化景象。这一点从考古发掘也可证明。近年来,在汉四郡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汉朝的官印和各种质地不同、形状各异的器皿,考古学家将这种文化现象称作“乐浪文化”,其实也就是汉文化。“乐浪文化”的考古发现中,最具代表性的还是地处今朝鲜平壤市乐浪区土城南面,总数达2000余座的乐浪墓葬群。这些外形多为方台形封土的坟丘墓,是中国周、汉时期墓葬的普遍形状。其墓葬结构主要有木椁墓和砖室墓两种,其具体造法、式样,乃至细微到砖上花纹,都与中国的中原汉墓没有差异。墓中随葬品非常丰富,为清一色的汉文化特色。乐浪墓葬群可以被看作是朝鲜北部受汉文化强烈影响的一个具体见证。
汉代居住地复原图 汉代居住地复原图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汉文化的影响决不仅仅局限于“汉四郡”所在的朝鲜北方地区,它对于半岛南部地区同样具有影响。早在公元前109年,也就是汉武帝出兵卫氏朝鲜前夕,南部马韩目支部落就曾派遣使者赴汉地朝觐汉武帝,只是由于朝鲜王右渠的阻扰而没有实现。“汉四郡”设置后,南部马韩王及部落酋长开始与汉朝乐浪郡保持往来。箕氏朝鲜的箕准王南逃到马韩地区,虽臣服于马韩国王,但自然也间接地传播了汉文化;南部有一些部落,甚至就是北朝鲜秽人南迁后,与南方三韩人杂居而形成的移民社会。从出土文物可知,当时的汉四郡文化已经影响到三韩王国最南端的济州岛等地。

汉四郡乐浪带方郡遗迹

乐浪郡址出土的“乐浪礼官”瓦当 乐浪郡址出土的“乐浪礼官”瓦当
通过考古工作,已在朝鲜半岛北部地区发现包括城址、墓葬在内的汉四郡时期的遗迹及大量遗物有的遗物且有铭文,为研究这一段历史和文化提供了具体的材料。

汉四郡乐浪郡城址

乐浪郡治址位于平壤南郊大同江南岸土城里的台地上,平面不规则,东西约长700米,南北约长600米。1935和1937年在城址东部发现柱础石、甬路、井和下水道等建筑遗迹。城址内出土的遗物相当丰富,历年采集所得的有砖瓦、封泥、陶器和铜铁器等。瓦当上除常见的云纹以外,还发现有“乐浪礼官”、“乐浪富贵”等铭文。特别是在封泥上,除“乐浪太守章”和“乐浪大尹章”之外,朝鲜等23县的令、长、丞、尉的官印都有发现。证明这里曾是当时的乐浪郡治址。蝉县治址位于平安南道龙冈郡城岘里,城略呈长方形,东西约1500米,南北约1300米。城东北遗有东汉元和二年(公元85)的蝉神祠碑,碑铭内容为蝉长向山川之神平山君祈求百姓安宁五谷丰登。这是朝鲜半岛最早的石刻,也是确定蝉县址的依据。

汉四郡带方郡城址

带方郡治址位于黄海北道凤山郡石城里,城略呈长方形,东西556米,南北730米。城址内出土有东汉到西晋的纪年砖,如光和五年(182年)、泰始七年(271年)、泰始十一年等。城址北面发现的墓砖上有“使君带方太守张抚夷砖”的铭文,为断定带方郡治址提供了证据。带方郡所属昭明县治址位于黄海南道信川郡土城里,呈长方形,东西长500米,南北宽200米。城址附近的墓砖上,有“太康四年三月昭明王长造”的铭文,表明这里是昭明县故址。长岑县治址位于信川郡凤凰里,这里发现“守长岑县王君,君讳乡,年七十三,字德彦,东莱黄人也。正始九年三月廿日,壁师王德造”的长篇铭文,表明了长岑县故址的所在。其他尚有许多同时期的土城遗迹,但由于缺乏直接的证据,还不能肯定其所属县治。

汉四郡乐浪墓葬

上述郡县治址附近的墓葬,一般称为乐浪墓葬,以乐浪郡治址南面的墓群最为有名,这里墓葬总数在2000座以上,多有方台形坟丘。经过正式发掘的有50余座。墓葬的结构主要为木椁墓和砖室墓两种,分别代表不同时期。木椁墓是带墓道的土坑竖穴,用木材构成椁室,有单室和双室之分,一般容纳两棺,也有一棺或多棺者,随葬品排列在棺椁之间。椁室的周围有的还积石积炭或用砖包围,椁室上面用土逐层夯实。比较典型的是王光墓和彩箧,前者单室双棺,出土的木印上刻有“乐浪太守椽王光之印”,表明了墓主的身份。后者双室三棺,因出土有以孝子传为题材的人物彩画漆箧而得名,同出的一枚木简上书有“缣三匹,故吏朝鲜丞田肱谨遣吏再拜祭”,表明墓主也是乐浪郡的官吏。各墓出土的带铭文漆器达57件,多数有纪年,上自西汉始元二年(前85),下到东汉永元十四年(102),所出铜镜的形制、纹饰也表明这些木椁墓的年代基本上属于这个时期。另外,漆器的铭文中还有广汉郡或蜀郡等字样,表明了它们的出产地点。
砖室墓为穹窿顶,有单室和双室之分,后者前室两侧往往附有耳室。墓室内一般容纳两棺。墓砖铭文的纪年,较早的有魏嘉平二年(250)、景元元年(260),稍晚有西晋的泰始、咸宁太康、元康、建始泰安建兴等年号,甚至还有东晋的永和九年(353)和元兴三年(404)等纪年。这说明乐浪郡和带方郡于建兴元年 (313)被高句丽攻陷之后,砖室墓的使用还继续了一个时期。
此外,还发现有石椁墓,较有代表性的南井里119号墓建有前后二室,用石块砌成方锥形的券顶,同后来的高句丽墓葬相当接近(见朝鲜三国时代遗迹)。由于遭到盗掘,遗物所存不多,仅有五铢、大泉五十等汉钱以及漆器、陶器的碎片。这些遗物或可证明,早在乐浪、带方郡时期,石椁墓就已经出现。

汉四郡与高句丽

编辑

汉四郡历史变革

高句丽发源于中国东北,是中国的地方政权。其中以秽族、扶余族、汉族为主,以及少数汉化了的鲜卑族。
《三国史记》记载公元37年大武神王鸭绿江南的乐浪郡发动进攻,一度占据。七年后,光武帝派兵渡海强占了乐浪,阻止了高句丽的扩张。49年2月,慕本王派遣将军袭击后汉的北平、渔阳、上谷、太原等四个郡。辽东太守蔡彤以恩义及信义向慕本王对质,并透过和亲使两国的关系得以恢复。
据《三国史记》东川王本纪记载,东川王二十一年(247年),“王以丸都城经乱不可复都,筑平壤城,移民及庙社。平壤者,本仙人王俭之宅也,或云王之都王险。” 不过《晋书》卷一四《地理志》记载:“咸宁二年(276)十月,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乐浪郡,汉置,统县六,户三千七百”,带方郡公孙度置,统县七,户四千九百“。《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记载,高句丽“侵乐浪郡,虏获男女二千余口”。 因此247年东川王所城的平壤应该为国内城的卫城,而不在大同江。传统观点认为313年被是高句丽据有乐浪郡的开始,《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记载,高句丽“侵乐浪郡,虏获男女二千余口。”;故国原王四十一年,“百济王率兵三万来攻平壤城”;小兽林王七年“百济将兵三万来侵平壤”;广开土王四年,“与百济战于浿水之上”。这些都表明公元4世纪初高句丽已夺取了二郡,控制了大同江流域。[1] 

汉四郡控制权归属

高句丽是中国的地方政权,本身高句丽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地方政权,其主体就是中国东北的一些民族,包括秽族、扶余等等
1.朝鲜(萁子朝鲜,卫满朝鲜,非后世之朝鲜)建立者为箕子,箕子是商朝贵族,带领部分族人东迁至半岛北部。
2.箕子朝鲜被卫满朝鲜所灭,而卫满是燕国将领,故而卫满朝鲜可视为地方政权的“改朝换代”。
3.卫满朝鲜被汉朝所灭,大部分地区被汉朝吞并,建立“汉四郡”,此事件可以视为中央政府对朝鲜半岛从羁縻管理到直接统治的转折点。
前燕慕容氏是最后一次给高句丽以巨创的封建政权。公元342年冬慕容皝毁高句丽丸都城,但是中央政府陷入混乱,并不能恢复中国汉朝之后对朝鲜半岛北部的控制,只好接受高句丽的臣服。《资治通鉴》卷97载故国原王在前燕伐高句丽的次年“遣其弟称臣入朝于燕,贡珍异以千数”。迫于前燕军事压力,高句丽迁都到平壤
371年,当时的百济世子近仇首王率3万军队拿下乐浪并处死了高句丽故国原王,百济短期获得乐浪地区。高句丽好太王长寿王两代多次大败百济,百济势力被逐出了乐浪郡。公元427年前后,百济继续争夺乐浪,带方两郡的控制权。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高丽)金富轼.《三国史记》: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年
词条标签:
文物考古 地理 地点 各国历史 历史机构 历史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