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吕】点绛唇_咏教习鼓诉

编辑:穴居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4 11:16:4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仙吕】点绛唇_咏教习鼓诉》是元代孙叔顺创作的诗词。
作品名称
【仙吕】点绛唇_咏教习鼓诉
创作年代
元代
作    者
孙叔顺
咏教习鼓诉冤
  每日学按龙韬,演习虎略。初开教,若论功劳,则俺先来到。
  【混江龙】助威声号,将我先鸣三擂发根苗。渐渐的排成戈戟,纷纷的收聚枪刀。则这两片皮常与军官为耳目,一生心不离了小校做知交。虽是我有声难说,有运难消,又不比鸣廉击柝喝号。摇铃向军前,则我为头儿闹。面皮上常过了无数,助罗边不住的频敲。
  【油葫芦】怎比恁那悠悠吹画角,也每不汤着不动着,教瞒儿满腹中恶气怎生消。夜阑时直捶到金鸡儿报,早晨间直熬的金乌落。他每都披着纸甲,挂着战袍,番来覆去由闹,早难道杀气阵云高。
  【天下乐】却什么三十年学六韬,好教我逐朝心内焦,他每没一个有才能有机谋有智略。每日加空虚了五六番,干盘了十数遭,恰便似一场家杂剧了。
  【醉中天】想当日两军闹,起全翼赴宣朝。将我击破花腔,它每都哭破眼胞。可正是发擂催军校,不付能勾引的离城去,又将他黎民掳掠,这的是恁破黄巢头件功劳。
  【金盏儿】他每哭声苦,可教我怨声高。被我将他众英雄引上阴陵道,他每教场中胆气更那里有分毫。都不肯一心于国死,则待半路里转身逃。早难道养军千日,又得用在今朝。
  【赚尾煞】将我击发,便声扬额闲下无声哨。旧声价,如今都坏了,谁敢向雷门行过一遭。则为我乱军心,将果报先招。自量度,天数难逃。若是再瞒上,将来又吃搞。终身累倒,皮鞚零,再怎敢军中一面骋英豪。[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